你小怡子

欧叔啊殴叔!请您赐予我力量吧!劳资誓要抽出ssr!

暮春【瑞安】

大概就是个短打
就当我教群作业了行不QAQ 老师们出的题好难。

在我的记忆中,满是冬夜落雪的季节,而你来了,便有了四季。
1
深深的哈了一口气,空气中形成的白雾渐渐淡去,抖了抖身子,身上的积雪好像已经逝落,将围巾往上拉了拉,漫无目的地望了望四周,
而后,迈开腿,向着传说中的远方走去

2
“叮铃”
门铃响了,格瑞慢慢起身,在这寒冷的季节,似乎并不愿意活动啊,
搓了搓已经冻僵的手,握住冰凉的门把手
咔哒
门开了。
“啊,你来了啊。”
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格瑞并没有意外的表现,
门口的人和他问候了几句,走进房间,后转身吧门关上了,
“格瑞,最近事业如何?”
那人摘下围巾,随意的问道
“安迷修,先不说我了,你最近……”
格瑞的头靠着墙,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君且随宜的模样,
“还没有。”
唤作安迷修的人果断的回答了格瑞还未脱口的问题。

嘛,果然。

格瑞揉了揉自己的一头银发,烦躁的想,
“嗯,那你先休息吧”
格瑞拍了拍安迷修的肩,对他说
而后他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慢腾腾的为自己砌上了一壶茶,热茶的白气很快弥漫开来,
“果然,那件事还是很重要吧,到现在你也忘不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打断小憩一会,
醒来时,却发现,
茶,已经凉了。
3
两年前的车祸,让安迷修愧疚了一生,
如果没有那场雪夜,大概,
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似曾相识的风景,忆起确是刻骨铭心的痛,
那一年,一个活泼的男孩再也不会醒来了,
还记得最后的场景,金的微笑,让他泪流不止,
他说

“我,保护了,你呢。。。”
雪花飘落,鲜红的血很快凝固,只留下一个人无声的哭。
那夜的雪,下了很久。

等到格瑞找到安迷修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晨
天知道他找了多久。
安迷修就静静地坐在医院附近的木椅上,脸上带着泪,空洞的绿色眼眸可怕的吓人,格瑞将他扶起,带回了家。

4
金变成了植物人。
安迷修四处打听,希望能够找到医治金的方法,
可整整过去了十年,却了无消息。
这期间格瑞一直在帮忙,他也安慰过安迷修,劝安迷修放弃,可无奈,那人却固执无比。
往日的少年已不在,现在的他们早已步入了社会,
事业的繁忙,却也抵不住安迷修的四处奔波,
压力,一层接着一层。
终于,日夜奔波的劳累把安迷修累垮了,
可现在躺在平床上的他,却一直在傻笑,

他摆着双手,像一个快乐的孩子一样

“格瑞……我找到,治疗金的方法了……哈哈。”

胳膊抵着双眼,痴痴傻傻的笑着,很快,枕头湿了一片

格瑞没有说话,只是为他盖好被子,抚了抚他的脸庞,转身,回房了。

6

很快便得知的是金醒的消息,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里面的两人流泪相拥,

格瑞轻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收拾了行李,推开房门,回头望了望,想打开手机,给他发一个消息,沉默了半晌,终究还是写了一张字条

“安迷修,我走了,好好照顾金”

压在茶杯下,

推开门,赶往了机场。

路上厚厚的积雪已经消融,绿草已经冒出了头,花儿正待开放

……

【不是更文】

……
秋天的早晨,哼着歌,刷着朋友圈,看着LOFTER,漫无目的的乱翻,
翻了翻之前一直在喜欢的雷安……
啊  无论看什么都好无聊……

鬼使神差的,我在搜索中输入了all安,没有为什么,纯粹是好玩(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喜欢冷cp的人,没有为啥,就两个字,清净)

原本以为,并没有多少人,但是令我惊讶的是,竟然好说歹说也有一千人,
于是我也抱着好奇的心态,进去翻了翻
也不知我是中了头彩了还是咋的,
第一篇,我就打开了名为木樨尚梓的用户的‘车’
…………
…………
妈耶,
这么猛的嘛。。。
佩服

其实我然后就退出了,并没有多少留恋,毕竟我也刚入凹凸不久,甚至连动画都没补完,

又过了半个月,当我在翻我已关注的tag时,我又看到它了,

它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几乎没有什么动静,我然后有很作死的点了进去,
好嘛,
我又中头彩了……
至于是谁的我也不说了……
反正都认识……
也没啥好说的……
我就想了……能让我一连中两次头彩,也是没谁了,所以我就点开了她的主页
震惊

是的震惊

你们冷圈人都这么猛吗?

真的着实把我下了一天

然而我还是没有粉上all安

原因只有一个,

当然我是说我瘫,没别的意思【越描越黑】

作为一个乳臭味干的小盆友的我表示无能为力

当我真正意义上的正视这个tag的时候
又来了很多老师

说真的,我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喜欢过任何人但是你们每次都会让我心动
其他的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就像进入了新的圈子一样,认识了很多人,交了很多的朋友

是的,你会问我,难道你不热爱这个圈子吗?
正常的不都应该是
“我永远爱这个圈子!”
“此生绝不退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爱他们!”
吗?

可是呀,仔细回头想想,你就会明白,那些口头上的赞颂,不过是为未来的离开做辩解

我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在这个圈子里带到天长地久,
但是我,我们,爱过,
它存在过,就好了,
不是吗?
【想喷我的人在评论区见】
占tag致歉】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假如记忆可以修改,你愿意修改自己过去的记忆吗?

你小怡子 回答:

WO  DE  YI  SHENG,JIU SHI WO ZI JI DE REN SHRNG MEI YOU HOU HUI

#两位都是男孩子

#前提是黛雅囚禁了法斯……
然后单纯的法斯被腹黑的黛雅夜夜笙歌,然后终于学精明了。。。
然而最后还是要被日。

不喜左。

祝你们七夕快乐(✪▽✪)!虽然很晚了,对不起ಥ_ಥ
但我还是希望这只女装安能够给你们带来快乐!

【嘉瑞安】818我们的学生会。(1)

#第一次尝试论坛体,有错误的地方还请多多谅解。

#大概短篇结束,也就两三篇,如果要人喜欢我也会很高兴。

#实际上是百fo点文论坛体,当然还有另一个关于主播的梗,这个大概要晚点交作业。

#还有非常感谢你们的点文 @L酱  @狮子阳耀 (已删)
正帖:

(不腐请左)

本lz感受到了来自学生会的深深的恶意。

L1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要被逼疯了!一天天的狗粮不能停!不能停!

L2

楼主请说出你的故事

L3

楼主请说出你的故事

L4

楼主好慢。

L5楼主

……

woc你们慢一些好吗?

L6

我们要听故事,不要楼主瞎逼逼

L7

+1

L8楼主

我感受到了来自你们的深深的恶意。

L9

这个楼主废话好多。

L10

同意

L11

同意

L12同意+10086

……

L19

话说楼主死了吗,咋还没说话。

L20

我需要时间码字啊喂!

最近让人炒鸡懊恼的就是来自学生会的狗粮,我们的学生会主席g正在疯狂追求副主席a,

其实表现得并不是很明显。

只是谈论工作时,g的手老是不自觉的摸上a的腰,可怕的是a是个粗线条,一直没察觉到。

于是到最后发展的变本加厉,手都要伸进衣服里了……(羞羞)

a比g要高,所以他们在说话的时候,g老是不自觉的靠近a的耳朵,然后又因为身高问题,所以g的下巴是紧贴着a的肩的

图片.JPG

L21

wocg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路转粉!

L22

woc这个感觉好萌!

L23

woc好像在哪见过g!

L24

ls是凹凸大学的吗?!

L25

我是啊!啊!这不是格瑞男神吗?!

L26

格瑞男神!瑞吹好激动!

L27楼主

你们别歪楼了好不好……

L28

不好(*σ´∀`)σ

L29

心疼楼主,但是楼还是要继续歪。

L30楼主

……再见。

L31

楼楼你回来!

L32

楼楼我们错了!(*꒦ິ⌓꒦ີ)

……

L40楼主

我只是去洗个手。

L41

哦,洗♂手

L4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ls是魔鬼吗?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L43

秒懂,面壁去了。

L44

喂喂你们。

干得漂亮。

L45

lss说出你的故事。

L46请叫我柯南

已知楼主是凹凸大学的,凹凸大学也只有一个学生会,据我所知主席是叫格瑞,同时是学生会主席兼校草兼三届品学兼优,

所以楼主所说的g一定是格瑞,

则根据以上我们可得,副主席姓a而且粗线条,所以a必定是安迷修无误,安迷修,被我们亲切的称为安哥,性格温柔,开朗,大方,但是在异性中很没有市场。

L47

ls牛逼

L48

佩服佩服

L49

你们别歪了我想听故事。

L50

ls我挺你,坐等楼主

L51楼主

终于乖了……

还记得昨天是七夕,g的办公室堆满了礼物,而a则寥寥无几,原因是没人敢送。

其实比如大一的小学弟j也送了礼物,但是被g半路拦了下来,g倒也没威胁,只是一番说教,鬼知道他说了啥,J就没敢送过礼物了。

L52

这种人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lx接

L53

护 妻 狂 魔

L54矢量箭头

咳咳,这里我来声明一下,格瑞真的没有说教我,真的只是赤裸裸的威胁。

L55

wocls惊现大佬!

L56

woc楼上上是金小天使吗?!

L57矢量箭头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我想是的。

L58

金吹爆炸!

……

L66矢量箭头

我是不是隐身比较好啊,这个歪楼很严重唉。!!!!=͟͟͞͞(๑ò◊ó ノ)ノ

L67

不要不要!

L68

不要+1!

L69话说还有人记得大明湖畔的楼主吗?

TPC

【all安】一群大老爷们的沙雕日常

前文2
#哦我的天为啥家里停电

#大概或许可能是天意让我不能给你们更文(吸烟)

#本文真的很傻屌,关于嘉嘉的性别还没有公布,于是你们猜猜嘉嘉是什么性别?

#顺便提示,AAOABA都是有可能的(然而我并不开车😁😁)

而格瑞对于这件事总是保持一个不冷不热的态度,相比较雷狮的征服欲,格瑞的感情倒显得平淡很多,他的爱不热烈,但是足够疯狂。

“安迷修,有空吗?”

敲了敲正在埋头苦干的安迷修的桌子,

没反应。

明天要交的论文,安迷修显然是没赶完,

格瑞叹了口气,捏着安迷修的下巴,盯着他的双眸,

“今天下午三点,图书馆见。”

转身离去。。。

安迷修呆愣在原地,

他说……啥来着?

看着已经走远的格瑞的背影,又看了看没完成的论文,安迷修果断选择了后者。

“嘉德罗斯!不许去!”

丹尼尔生气的样子极少出现,但几乎每次都是面对嘉德罗斯,

因为这孩子太难管了……

“嘉德罗斯!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你的性别检测还没有出来!不可以入住alpha宿舍!”

“渣渣!像本王这样的王者,难道还能是beta不成?omega就更是不可能了!所以入住宿舍有何不妥?”

丹尼尔皱了皱眉头,

怎么跟这小孩就解释不清呢?

于是他又耐下性子,

“嘉德罗斯,老师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未来是充满可能性的,可能……”

“闭嘴,我一定会成为alpha的男人的!(这句话莫名熟悉。。。)”

丹尼尔扶额,

算了……随他去吧……

嘉德罗斯可以说是丹尼尔职业生涯的一个大坑……

另一边的雷狮还没有调整好情绪……一直在安迷修是alpha,不能日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金在一旁整理行李,抬头看了看低气压的雷狮,递给了他一包纸巾,

雷狮看着纸巾,脸更黑了。。。

woc这不是傻逼骑士的纸巾嘛!?怎么会在这个臭小子手里?!

抬头瞪了一眼正在整理行李的金,

雷狮心里已经把他碎尸万断了,他现在很想揪着面前这家伙的衣领揍他一顿,但是理智告诉他,如果傻逼骑士回来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打一架他倒是不在乎,但是他很担心自己的完美形象在安迷修眼中破碎,(谁给你的自信)

于是他等……

等……

等……

den……

d……

妈的老子等不了了!雷狮揪起金的衣领,看到金以挑衅的眼神看着他,于是雷狮压不住心里的怒火,扬起了拳头!

然后!

门开了,

“恶党!你在对金同学干什么!”

雷狮现在真的很想骂哥(因为爹骂不了)

银爵:嘿,有人想起我了吗?我一直都在……

【all安】一群大老爷们的沙雕日常2

前文戳      1

#哦天哪我竟如此短小

#本文如题目一样沙雕

#如果你想看刀或者虐,请左转不送谢谢

#这篇只是单纯给我爽爽,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顺便如果你日我我也会日回去的ojbk

另一边的嘉德罗斯则在不停的生着闷气,

他不就是矮了点吗?

他不就是重了点吗?

他不就是小了点吗?

凭什么只有他不可以住宿舍?

但是打你二大爷说不能住,那就是不能住,

嘉德罗斯郁闷的用棍子敲击着地面,

哼!不就是因为分化结果没出来吗?

等一出来本王A爆你们!

于是就看见一个小身影拖着棍子孤独的离开了……

听说安迷修是A这件事雷狮一点都不信,

明明小时候那么老实(???)

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

明明小时候那么喜欢小马玩偶(???好吧现在也是)

所以雷狮表示,

扯什么鬼犊子,老子不信!

于是他把安迷修扯到了医院,又检查了一次

。。。。。。

是A!

是A!!

是A!!!

安迷修怜悯的看着眼前发疯的雷狮并且友好的给了他一剑,

你他妈一大早给我发什么羊癫疯?在下还没睡醒,就被你这个恶党拉去医院做检查?

检查完又他妈给我发疯,你他妈有病啊???

于是两人友好的打了起来。

——回到宿舍——

“不是吧!你们怎么又打架了,安哥你没事吧!”

金立马从床上翻了下来并屁颠屁颠的去检查安迷修的伤势,然后也不关安迷修礼貌的拒绝,拉着他的手就给给他上药,

安迷修无奈,微笑着揉了揉金的软发,

“谢谢你啦,金,和某人比起来,金你简直就是天使呀!

“切,弱鸡一只。”

“某人”瞪了一眼正在吃安迷修豆腐的金

咒骂了一句。

艹,他雷狮怎么就没那待遇,

一只狮失去了梦想。

后文戳3

【all安】一群大老爷们的沙雕日常(1)

#一群大老爷们的傻屌日常

#都是一群A,天天想着咋上安哥

#非常之ooc 所以请观众老爷们不要用一篇正常文的视角来看待它

#我的文笔超级差,不喜轻喷谢谢。


四月的风,甚是喧嚣啊。

安迷修拖着行李箱,来到了凹凸大学的大门前,

“在下终于进入凹凸大学了!”上手高举做兴奋状的安迷修丝毫没有注意到,行人看着他的目光,有多么

……

怜悯。

作为一只A,安迷修不得不着实的感谢上帝,

如果不是借着A的身份,大概安迷修也是考不上这所学校的吧,

按照手中的纸条,宿舍应该是在五楼啊……

推开513宿舍的大门,屋内干干净净,据说安迷修是第一个住进这里的人,于是安迷修将床铺铺好,等待他室友的降临,

第一个进来的,是一个黑色皮肤银发的小哥,安迷修,向他打了个招呼,

“您好!在下名叫安迷修,请问您的名字是?”

“银爵,叫我银爵就好。”

“那么银爵同学,以后要一起相处啦,多多关照哦!”

安迷修逆着光笑,

“……嗯。”

忽然一股啤酒味扑面而来,两人都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弱鸡就是弱鸡,本大爷不过释放一下信息素而已就撑不住啦?切。”

门被一只脚踹开,戏谑的表情以及幽紫的眸子,这不是,

雷狮?!

“恶党你怎么会在这里!?”

“本大爷在这里管你什么事?安迷修,你不是个O吗?这可是A的宿舍哦~不想被上的话就快点出去。”

雷狮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正在上铺整理被子的安迷修,明明这小子,

这么弱气,怎么可能是A?

于是他坚信安迷修走错了宿舍。

“我是A。”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犹如五雷轰顶(还想哪里不太对)

“woc那我怎么上你?”

woc语出惊人啊兄弟???

“???雷狮你刚刚说啥?”

“啊,我说……”

雷狮有些心虚的望向天空,这是场面十分尴尬,

于是一阵敲门声拯救了他,

推开门,原来是一名金发少年和一位面瘫boy。

“格瑞,金,你们来啦?”

安迷修高兴的从床上爬了下来,终于又遇到熟人啦,

安迷修此时的心情无法言喻。

格瑞瞟了一眼雷狮,眼神中满是不屑,

你是抢不过我的,雷狮。

——另外一边——

“切,一群渣渣。”

我只是单纯傻吊    
  /⌒ヽ
⊂二二二( ^ω^)二⊃
     |    /  
      ( ヽノ
      ノ>ノ
  三  レレ
色彩真的不足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