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怡子

欧叔啊殴叔!请您赐予我力量吧!劳资誓要抽出ssr!

暮春【瑞安】

大概就是个短打
就当我教群作业了行不QAQ 老师们出的题好难。

在我的记忆中,满是冬夜落雪的季节,而你来了,便有了四季。
1
深深的哈了一口气,空气中形成的白雾渐渐淡去,抖了抖身子,身上的积雪好像已经逝落,将围巾往上拉了拉,漫无目的地望了望四周,
而后,迈开腿,向着传说中的远方走去

2
“叮铃”
门铃响了,格瑞慢慢起身,在这寒冷的季节,似乎并不愿意活动啊,
搓了搓已经冻僵的手,握住冰凉的门把手
咔哒
门开了。
“啊,你来了啊。”
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格瑞并没有意外的表现,
门口的人和他问候了几句,走进房间,后转身吧门关上了,
“格瑞,最近事业如何?”
那人摘下围巾,随意的问道
“安迷修,先不说我了,你最近……”
格瑞的头靠着墙,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君且随宜的模样,
“还没有。”
唤作安迷修的人果断的回答了格瑞还未脱口的问题。

嘛,果然。

格瑞揉了揉自己的一头银发,烦躁的想,
“嗯,那你先休息吧”
格瑞拍了拍安迷修的肩,对他说
而后他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慢腾腾的为自己砌上了一壶茶,热茶的白气很快弥漫开来,
“果然,那件事还是很重要吧,到现在你也忘不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打断小憩一会,
醒来时,却发现,
茶,已经凉了。
3
两年前的车祸,让安迷修愧疚了一生,
如果没有那场雪夜,大概,
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似曾相识的风景,忆起确是刻骨铭心的痛,
那一年,一个活泼的男孩再也不会醒来了,
还记得最后的场景,金的微笑,让他泪流不止,
他说

“我,保护了,你呢。。。”
雪花飘落,鲜红的血很快凝固,只留下一个人无声的哭。
那夜的雪,下了很久。

等到格瑞找到安迷修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晨
天知道他找了多久。
安迷修就静静地坐在医院附近的木椅上,脸上带着泪,空洞的绿色眼眸可怕的吓人,格瑞将他扶起,带回了家。

4
金变成了植物人。
安迷修四处打听,希望能够找到医治金的方法,
可整整过去了十年,却了无消息。
这期间格瑞一直在帮忙,他也安慰过安迷修,劝安迷修放弃,可无奈,那人却固执无比。
往日的少年已不在,现在的他们早已步入了社会,
事业的繁忙,却也抵不住安迷修的四处奔波,
压力,一层接着一层。
终于,日夜奔波的劳累把安迷修累垮了,
可现在躺在平床上的他,却一直在傻笑,

他摆着双手,像一个快乐的孩子一样

“格瑞……我找到,治疗金的方法了……哈哈。”

胳膊抵着双眼,痴痴傻傻的笑着,很快,枕头湿了一片

格瑞没有说话,只是为他盖好被子,抚了抚他的脸庞,转身,回房了。

6

很快便得知的是金醒的消息,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里面的两人流泪相拥,

格瑞轻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收拾了行李,推开房门,回头望了望,想打开手机,给他发一个消息,沉默了半晌,终究还是写了一张字条

“安迷修,我走了,好好照顾金”

压在茶杯下,

推开门,赶往了机场。

路上厚厚的积雪已经消融,绿草已经冒出了头,花儿正待开放

……

评论(5)

热度(22)